县域农村老年人群学习现状与对策研究

来源: 发布时间:2019-05-08 09:33:55

  【摘要】随着县级老年人群的不断增加,新型城镇化背景下的农村老年教育需要寻找适合的发展路径。通过调查问卷,对丹阳市五个乡镇街道进行调查,分析了县域老年人群的学习现状、存在问题及其原因,根据调研结果提出来相应解决对策,推动县域农村老年教育的健康发展。

  【关键词】县域农村老年人群 学习现状 老年教育

  十八大以来,随着“新型城镇化”的推进以及国家支农惠农各项配套改革政策依次落地,不仅使农村的面貌发生了巨大变化,农村人口数量逐步减少,人口结构也悄然发生了变化,农村老年人口在农村人口总量中的比例呈不断上升态势。调查显示,截止2017年底,丹阳市60岁以上的老年人口有212537人,占全市总人口的22.3%,已经超过了中度老龄化社会的国际标准(20%),而且60%以上的老龄人口都集中居住在县域的乡村。农民的就地市民化过程,实际上主要是指农村老年人由农民向市民的蜕变过程,市民化不能离开教育。老年教育发轫于发达的大中城市且不断发展壮大,现在已经悄然渗透到了县市、乡镇、村(社区)。但新型城镇化背景下的老年教育,不应该是城市老年教育的简单复制移植,而是要根据农村及老年人的需求,寻找解决农村老年教育的发展路径,推动农村老年教育的健康发展。为了解县域农村老年群体的学习状况,保障他们参与学习的权利,课题组通过问卷调查,对丹阳地区老年群体的学习需求、学习现状以及学习障碍等方面进行调研,以期促进深入推进老年教育工作,为相关部门提供决策参考。

  一、研究对象与研究方法

  依托丹阳市社区教育中心,以60周岁以上老年群体为调查对象,在云阳街道、开发区、延陵镇、新北镇、陵口镇等五个乡镇、街道发放调查问卷,共发放《老年群体学习情况调查问卷》283份,有效回收学习需求问卷269份,问卷合格率94.75%。问卷包括三部分,第一部分为被调查者基本信息,包括性别、年龄和教育程度、收入情况、以前职业等;第二部分为老年教育参与情况,包括课程的参与度、活动设施、学习形式等;第三部分为老年人群的学习态度;第四部分为老年人群的学习需求,包括主要课程内容;第五部分为学习障碍,包括收入、费用、时间、交通等因素。

  二、调查情况分析

  1.老年群体基本情况

  表1被调查者基本信息

  基本信息 人数 比例

  性别 男 133 48.9

  女 136 51

  年龄 60—70 187 69.5

  70—80 75 27.9

  80以上 7 2.6

  教育

  程度 小学及以下 92 34.2

  初中 104 38.7

  高中(或中专) 55 20.4

  大专及以上 18 6.7

  收入

  情况 0—1000 85 31.6

  1000—3000 124 46.1

  3000—5000 42 15.6

  5000以上 18 6.7

  以前

  职业 农民 96 35.7

  工人 117 43.5

  私营业主(自由职业) 28 10.4

  事业单位人员及公务员 15 5.6

  其他 13 4.8

  表1所示:调查样本显示男女人群比例差不多,分别是133和136人。年龄以60—70岁年龄段的老年人数最多,有87人,占调查总人数的69.5%,是本次调查的主体;70—80岁年龄段有75人,占调查总人数的27.9%,80岁以上只有7人,占总数的2.6%。受教育程度,小学及以下的有92人,占调查总数的34.2%,初中学历的有104人,占总数的38.7%,高中(或中专)学历的55人,占总数的20.4%,受过大专以上教育的人群仅有18人,占总数的6.7%。收入在1000元以下的85人,占总数的31.6%,收入在1000-3000之间的有124人,占总数的46.1%,收入3000—5000之间的有42人,占总数的15.6%,5000以上的18人,占总数的6.7%。曾从事农民职业的有97人,占总数的35.7%,工人114人,占总数的43.5%,私营业主(自由职业)28人,占总数的10.4%,事业单位人员及公务员15人,占总数的5.6%,其他人员13人,占总数的4.8%。从调查数据看出,一是县域老年人群学历层次整体不高,初中以下的有196人,达到了72.9%,是调查对象的主体,受过高等教育的老年人相对较少,只有6.7%;二是县域老年人群的收入状况普遍较低,3000元以下的有209人,达到了77.7%,超过5000元以上的只有6.7%;三是以前从事的职业以农民和工人为主体有213人,达到了79.2%。这些情况对他们参加学习活动必然会产生影响。

  2.老年教育参与情况分析

  对老年人群在参与教育活动、活动设施、学习形式、参与团体等方面进行调查,数据显示,经常参加学习活动的只有29.6%,一般的占51.7%,还有18.7%的人群不参加学习活动;主要活动设施选择运动场地的占40.8%,其次是老年活动室占39.3%,再次是社区教育中心占33.5%;对活动设施状况满意和比较满意的44.5%;参加学习活动的形式,居第一位的是在家收听、收看知识性强的电视广播节目,学习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占45.5.%,其次是老年人自发组织的学习兴趣小组占39.8%,再次才是社区教育中心和社区居委会组织的学习活动占27.6%,老年大学的正规课程只有22.4%。这些数据表明,县域老年人群参加学习活动的资源比较单一,以运动场地和老年活动室为主,正式的老年大学课程和社区教育中心难以满足农村老年人的学习需求,农村大部分老人还是以在家看电视、健身运动为主要学习形式。

  3.老年人群的学习态度分析

  调查显示,参加老年教育活动是非常重要和重要的老年人有71.9%,但88.3%的老年人有参加学习的意愿,认为自己有非常多和比较多机会参加老年教育活动的只有51.2%,这表明老年人群虽然有学习意愿,但是受到一些主客观因素的影响不能参加教育活动。他们认为教育活动的主要目的是增长养生知识的占49%,居第一位,其次是满足兴趣爱好的占28.3%,第三位的是为了打发时间的占21.1%。这说明老年人更关注自身的健康,同时也有精神需求,但部分老年人群学习的目标指向性不强。

  4.老年人群的学习需求分析

  调查发现,老年人群的学习需求排前三位的分别是养生保健类、实用知识和技能类以及时事政治类课程,其中,养生保健类课程达56.9%,包括健身运动、常见疾病与预防方法、用药安全以及饮食与营养等;实用知识和技能类有与老年人有关的法律常识、理财投资、烹饪技能、防欺诈等,这些需求与近年来老年人在生活中遇到的一些问题有很大关系。另外,老年人群还关注的学习内容有现代科学知识如上网、智能手机使用等,以及艺术类课程。老年人群对学习形式与他们的身体、心理有关,短小精悍、形象生动的知识讲座最受欢迎,老年大学和社区学校还在其次。

  5.老年人群的学习障碍分析

  通过对交通因素、学习费用、学习内容、收入状况、学习时间、学习动机等12个因素的调查数据,可以看出对限于老年人群学习影响最大的因素是收入状况高达76.9%;其次是学习时间达76.1%,时间的分配问题,对老年人来说也是影响其学习的重要因素,超过60%的老年人希望在白天上课,时长为一小时;再次,认为学习内容存在障碍的有75.1%,第四、第五位的则是学习费用和交通因素分别占67.1%和66.2%。调查还显示老年人群自身的学习动机不是主要障碍,有强烈意愿的人数占19.9%,有意愿的占44.3%,总的百分比是54.2%,超半数老年人群有明显的学习意愿,而子女对于老人的学习态度并不影响老年人学习,明确支持的有43.8%,态度一般的有38.4%。

  三、调研结论及建议

  1.调研结论

  本调查研究问卷结果表明,县域农村老年教育主要存在几个方面问题:一是老年人群的受教育程度对参与教育有一定影响,受教育程度越高的老年人越有参与学习的意愿,小学及以下程度文化的老年人群一定程度上学习意愿较低。二是老年人群的性别在学习上没有明显差异,收入情况、学习费用、学习时间以及身体健康状况是影响老年人群学习的主要因素。三是老年教育的课程内容和形式比较单一,兴趣较高的课程是医疗保健类、实用知识和技能类以及时事政治类,课程学习参与障碍主要为时间不够、交通、课程内容和教学形式不丰富。四是老年教育供给远低于需求,离乡镇社区教育中心较远农村的教育资源相对贫乏,老年人群参加学习活动的资源以运动场地和老年活动室为主,难以满足老年人群的学习需求。

  2.改进农村老年教育的建议

  人口老龄化是难以逆转的趋势,我们应秉承以“健康、参与、保障”为核心的“积极老龄化”理念,主动将老年人参与社会的权利还给老年人,支持老年人积极健康地参与社会,开展终身学习,提高生活质量,是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带来的问题和挑战的关键。

  第一,构建县域农村老年教育三级网络。在城乡转型发展过程中,逐渐出现“农村空心化”“农民老龄化”现象,政府应关注县域数量庞大的老年人受教育需求,让乡村老年人能分享到城市老年教育的红利,把农村老年教育工作纳入经济社会发展总体规划教育、文化、老龄事业发展等专项规划以及党建、精神文明建设等各项目标管理,综合施策构建县(市)——乡镇——村(居)的老年教育三级网络,初步满足老年人“处处可学”的需求,推动城乡一体化发展。

  第二,改革农村老年教育资源供给侧现状,充分调动各种社会资源服务老年教育。调查表明,农村有45.5%的老年人在家收看收听电视广播节目,没有学习活动场所和交通不便是影响学习的主要因素。积极建立“政府主导、市场自愿、社会志愿”三结合老年教育供给机制,供给主体多元化介入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政府财力不足的困局,同时利用现代信息技术手段发展远程教育,实现城乡资源共享,老年教育资源送至广阔农村,消除交通不便和学习场所不足的障碍,让年纪大的老年人群在足不出户就能接受到学习,推动农村老年教育的整体发展。

  第三,丰富课程内容,改进教学形式,建立微型化、智能化、多元化的老年人群学习模式。老年人群普遍希望课程内容更加丰富,可供选择的种类更多,希望开设一些贴近生活实用性强的课程,因此,要把握老年群体的兴趣动态,探索建设适合老年人认知特点、个性化、多样化学习需求的课程资源,最大限度让老年人真正学到他们想要的东西,这样才能让更多的老年人群参与到学习中来。针对不同区域老年人,不同教育需求,既开设了养生保健、人文历史、摄影书法、戏曲舞蹈、棋牌茶艺等方面的课程,更开设了农业技能、非遗传承、乡村治理、民俗文化、园艺花卉、家政服务等方面的课程,实现从“老有所学”到“老有所为”的转变。同时,充分考虑农村老年人群年龄跨度大、经济条件、交通因素等各种因素,所以在学习上可以滚动式开课,“谁到谁学,先到先学,学好即走”的形式,以他们喜爱的讲座为突破口,循序渐进教会他们使用智能设备,探讨设计和运用线下体验式学习、游学观摩、学友互动、电视学习、网络学习等,特别是学友互动,个人作品展示等混合学习模式能激发他们的学习热情。

  第四,探索老年人群学习奖励机制,促进可持续发展的学习。由于农村老年人群对他们的老年生活缺少规划,学习意愿也不是很强,有的老年人只是出于无聊,更多人热衷于在麻将桌、棋牌室打发时间。应建立一套学习激励机制,将更能吸引老年人投入到学习中来,如以财政资金作为保障,发放老年人学习卡,这种学习卡可以在公共文化场所享受一定的优惠,激励一些商家提供各类积分兑换,让老年人的学习积分可以换到他们日常的保健品,或一些实用的商品,激发老年人群的学习动机和兴趣,达到能通过各种形式的学习来达到精神养老的目的。

  参考文献:

  [1] 孙立新,王薇,孙婵娟.老年群体学习需求与学习参与障碍研究[J].河北大学成人教育学院学报,2016(4):12-19.

  [2]孙传远.老年人远程学习现状调查研究——以上海老年人为例[J].中国远程教育,2013(12):41-46.

  [3]曹海涛.“教育养老”的新视域:老年教育与农村养老的互动[J].成人教育2016 , (3):55-57.

  [4] 马启鹏.新型城镇化中农村老年教育的现实困境与发展路向[J].中国成人教育,2015(1):156-160.

  [5]王仁彧.终身学习观照下的老年教育现状与展望[J].职教论坛,2016(36):.44-48.

京ICP备19010415号  版权所有:科技风杂志社官网  未经本刊授权不得转载本站文章